各地慧灵就“八旬老母药杀智障儿”发声


全国各地慧灵就“广州八旬老母亲药杀46岁智障儿子”事件发表“务实”公 开 信
 
致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 总书记:
      (抄呈 国家民政部 党组书记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 党组书记)


       这个链接说的是广州发生一位八旬老母药杀智障儿事件。
http://m.uczzd.cn/webview/news?app=smds-iflow&aid=11213589022623499814&cid=0&zzd_from=smds-iflow&uc_param_str=dndsfrvesvntnwpfgicp&recoid=&rd_type=reco&sp_gz=0&pagetype=share&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类似案例近年已好几宗,包括前几年媒体连续揭露全国多个省份黑企黑矿拐卖囚禁智障人士充当苦力的事件,每次舆论舆情热度三几天,一片嘘唏悲或愤的情绪表达之后均不了了之,当事人及同病相怜的这一群体的命运并没有明显的转变,社会福祉没有实质本质上的突破。每一次事件的“高调高压”引发了党和政府雷厉风行出台新政策新举措,把大量大把的资金洒向层层官僚的“体制内社区”以及社会组织的残疾人“项目”。官方公布的数据从来都是喜气洋洋—— 问题是:“谁”躲在峨眉山就摘了抗战果实?

       举例:官方报道我国养老保险覆盖率超90%,是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保障安全网。如果这是事实,那八旬的黄老太又何以因自己体弱无力要药杀46岁智障儿?

       在这起药杀智障儿的报道中有一个细节说到社区曾动员黄老太安置儿子到社会福利院,而黄老太以担心照顾不周到而拒绝。关于官办福利院,包括民办社会服务机构,正面负面的报道很多,人们抱有疑问实属正常。问题是官办民办的社会服务怎样做可以取信于民?政府怎样的举措真正帮助优质的社会服务壮大发展?

       我们认为:没有了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的“精准”,党中央大力办好社会服务的初心好心以及洒出来的大把银纸相当部分是浪费了!而毛泽东主席早就说过: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

       助残“不精准”的原因何在?浅里是“懒”,深里是“不可告人”(此处省去字若干,习总书记,我们相信您肯定懂...... )。因此,民政和残联系统的“深水区”改革不可望而却步!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的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在此我们斗胆加三字:“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不公平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党中央要做到“精准”助残,起码需要承认“不公平”的分配资源的现象大量存在,必须改变!

       举例:党中央已经高度重视社会组织,我们作为社会组织之一的“慧灵智障人士服务机构”,发源地在广州,正式成立于1990年,现在发展在全国21个省份开展服务,是全国最早最大规模最简单朴素的服务实体。而2016年全国慧灵统计,政府提供的资源平均只占全部运作费的20%。我们忧喜看到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第十八届党中央的5年以来,慧灵得到的政府资源从无到有(喜),上升非常缓慢并未克服不公平(忧)。其中作为直辖城市并国际大都市的北京和上海两地慧灵,不但至今政府资源几乎为零,甚至体现先进服务理念符合《国际残疾人权利公约》的社区化服务模式一再受到两地体制内的官员以“非首都功能”和“扰民、风险大”为由加以排斥。

      慧灵对党中央的建议是:

     一、“精准助残”具体的举措是:政府助残的资源发放,除了公开招标外,关键是前期深入现场的调研,倾斜于“服务实体”,保障基本生存发展的资源到位,而不是把有限的资源用在高调的眼花缭乱的“为项目而项目的漂移体”。(发达国家合法的民间社会实体服务,政府的资源占90%以上)

     二、党中央大力扶助助残实体服务的社会组织,一个最大最普遍的“刚性需求”就是提供场地或租金补贴(公有制的场地资源,以前随便出租贪污惊人,现在收紧又变成浪费惊人!)

     三、智障人士由于缺乏民事自主能力需要监护人代表其主张,为避免监护人理解偏差而造成智障人士失去服务权利和机会,政府对智障人士本人的扶助补助应以发放服务代用券为宜,促使监护人带当事人主动找信得过的机构接受社会服务。

     四、党和政府千万不要在舆论压力下匆匆忙忙又开始建造“集中营”式的大型服务机构!“以人为本”不是堂而皇之招摇过市欺骗政府资金的旗帜,其内涵包括实实在在的家庭团聚、血缘亲情,选择生活在自己熟悉的社区也是一种权利(详见《国际残疾人权利公约》)。党和政府要把资源分配给符合人性人权的社会服务,而不是拿钱去建造“见物不见人”的楼台亭阁花园。

     五、建立对民政和残联的“问责”制度,民政和残联有责任有义务为残疾人做好服务!社会上发生的悲剧,如果追踪溯源责任是民政和残联服务不力的话,必须追究所在地的民政和残联官员承担失职失责的后果,最起码要有官员站出来回应社会的问责,做出反思和承诺!

     六、启动新一轮修改《中国残疾人保障法》。1990年颁布而2008年修订的《中国残疾人保障法》很多条文过于官样文章而好看不好使不中用,距离新时代太落后了。修订重点是向《国际残疾人权利公约》靠拢,细化福利到“人”,强化“权利为本”、“政府责任”!

     七、助残社会组织有权利有责任对政府“给价值 给压力”!创造历史的是人民,而人民的领袖也是人民的一员,我们和习总书记都是平等权利的公民。社会组织和公民对政府“给价值 给压力”,本身就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的事情,首先我们不害怕有压力有风险有危险,我们时时重温中国共产党人的入党誓言:.....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

     八、最后,重温http://news.sina.cn/?sa=t124d6073279v71&from=singlemessage
             汪洋委员曾在广东省党代会上的报告内容。我们慧灵人表达:非常同意和赞成!

                                                                         此致
                                                               敬礼!
                                                                                                                                                                                                                                                   中国各地慧灵 慧灵人敬上

 执笔人:中国公民 孟维娜(慧灵创办人 非党员)
                                                                                                         
2017年11月1日

 孟维娜手机:13021945772


慧灵服务先后落地的城市:广州 北京 西安 西宁 天津 清远 重庆 长沙 兰州 万州 商洛 杭州、上海 大连 昆明、深圳、安庆、宿迁、贵阳、成都、桂林、佛山、朔州、沧州、新余、长春。从业人员约500人,一年全天候服务365天,分布在100多个小区,不显“突出”而融入普通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