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办人有话说

我们无权让特殊学员们“饥饿”几十年!

发布时间:2018-10-24    浏览量:32

“智障人士不论怎样的程度,性需求基本和普通人无异,而法律一直以来却过度保护了智障人士性的不可侵犯权利,却限制了其性的自由权利。”

孟维娜笑言:现在,凡邀请我开“性教育”讲座的,我统统改为“性满足”讲座。

因为,从人性来说,不管是普通人还是特殊人士,如果缺失了性的生活经历,你的人生可说是不完整的。

孩子青春期比较躁动叛逆的情绪和行为一直是家长烦恼的问题,其实给予疏导和适当的满足,会大大减少孩子情绪行为的激烈波动。

而控制和扼杀,往往产生不良后果,比如通过吃药的控制使孩子整天昏昏欲睡,药效时间一过,又躁动起来,又加大药量来控制,反反复复,慢慢的就可能真转变成精神病人需要终身服药。

社会发展到今天,在一般的年轻人生活中,性话题甚至性行为,早已经不是什么禁果了,青春期的朦胧感觉,很快就有诸多主动被动的机会接触到相关知识乃至付诸行动。

有数据说明处女和处男身保留到25岁的只占到同龄人不到50%,而把这个大家心照不宣的数据,拿到同年龄的心智障碍群体里对比,哇塞,我们简直就是“圣人”啦!

很久以前(慧灵有30年历史),我们恨不得把心智障碍者塑造成“坐怀不乱”,强制他们的身心和情感、性这些绝缘。

比如

哪位学员摸自己的生殖器官

做自慰的动作

或只是对异性看多几眼

或表达爱慕之情

工作员视此为大逆不道坚决制止加训斥,还做出处罚。事实上凡违反人性去干涉正常化的事情,其结果适得其反。

那时候,我们的服务每天只顾着处理那些层出不穷永远处理不完的所谓不当行为,那些莫名的情绪行为事件真使师生们都疲惫不堪。

随着我们对人性人权的理解和尊重,慧灵开始反思学员们那些“莫名”的情绪行为原因是什么?我们提供服务对生命的意义又是什么?

我们明白了,“以人为本”在一定的程度上就是“性满足”,你想想,慧灵服务对象年龄都是处于“性最活跃时期”的人生阶段,我们怎么可以把他们圈养起来扼杀他们的天性?!

慧灵有专业的外籍社工给我们做培训,她培训时让大家自己说出对自己身体敏感部位的形容,然后请大家以“感同身受”去为慧灵学员设想如何为他们提供“身心支持”。

这样的观念转变,开始引发家长激烈争论,一部分家长还强烈反对。

理由是

本来我的孩子智障,什么都懵懂,慧灵为什么要唤醒他们的“性意识”而使他们“想要的东西又得不到而更受苦”?

这种来自家长中的意见“似是而非”,要说服家长,我有时也感到颇为吃力 。

2003年性案件

我们慧灵在行业里算是有点名气,我们出名有时候也因为有“反面”例子。

2003年那一年,北京慧灵因一起性案件,被家长告上法庭,我是法人代表,自然就站在被告席上。

当年的事情是这样的——

北京慧灵三原色工作坊是职业培训的服务单位,一位男学员(轻度智障)时不时背着工作人员找心仪的女学员躲在夹道里做一些小动作。一位女孩子(轻度智障)多少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某一天,她跑去告诉给了老师。

老师认为:哇塞,那还得了!于是马上汇报给了上司——一专业的英国社工。

英国社工找这两人分别谈话,两人的口述都比较一致,还原的情景是:

他们两人利用上午或下午工休时间的15分钟背着大家悄悄到院子后面的夹道里互相抚摸,有时候会掀起衣服。

以他们描述的经过来判断,并没有真正发生性关系,但身体接触肯定有的。

英国社工按照专业的要求,把事情记录下来通报给家长,原意是请家长关注孩子的成长给予配合。

家长在家里通过各种方式“拷问”自己的女儿,得出的结论是自己的女儿“被强奸”了。

家长依据之一是“已经脱过裤子,肯定就发生性关系了”,而法律有规定:如果男女发生性行为,只要女方是精神病或智障或未成年,男方就构成强奸罪。

家长认为这个男学员是犯罪必须送交公安机关,而慧灵有管教疏忽的错,索赔20万元(后改为索赔8万)。

家长这样的意见使英国社工大吃一惊,在她看来两位智障成年人的性爱,连错都说不上,怎么成“罪”了?!

北京慧灵管理不严的错也不至于赔8万元啊!

英国社工力图说服家长,却因双方的理念相差太远就僵持了。

我当时用息事宁人的处理方法:既然我们慧灵在管理上有错,使家长操心焦虑了,赔一万元的精神损失和交通补贴费用。但8万元,慧灵真的是不可以拿出来。

但固执的家长不领我这个情,把男学员和慧灵分别告上了法庭,法院分别审理:判决男学员猥亵罪成立,入狱三年。判决慧灵给家长赔一万元。

我们非常难过男学员得到这样的后果,最大的问题在于中国的法院审理此类案件时缺相关专业配套,没有配置懂智障的专业人士在场,因而审理的逻辑是混淆和啼笑皆非的。

比如

智障人士有顺向思维的习惯,

法官问:你摸了(女生)没有?

智障男生答:摸了。

法官问:你没摸(女生)吧?

就答:没摸。

那法官采纳哪个口供呢?而判决不是根据事实物证,而全凭据口供。

大家想想,智障人士根本不知道回答问题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他的“老实”回答也许和事实风牛马不相及,这场审讯就像一场滑稽戏剧,这位当事男学员却为自己的青春冲动付出了坐牢3年的代价。

到现在为止,我还是有点不愿意原谅当事女学员的家长,硬生生地把一位无恶意的男生送进监狱!

我们更同情当事女学员,她一向性格开朗活泼,这件事使她面对无数次的家庭亲人、派出所警察、法官等等的审讯,每一次都使她像惊弓之鸟不知所措。

她唯一知道的是:她的回答必须令审讯者满意,否则他们不会放过她,因此她每一次都尽最大的理解力去“察言观色”,而“故事”也因此越来越偏离事实。

至今,我们慧灵针对法院审理智障人士案件没有配置相应的专业人士在场协助的情况,一直对法律保护有关条文提出修订建议。

食色性也

其实说这件案例,我还是想跟大家聊聊怎样“性满足”。

慧灵自然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我们和学员(中重度为多)一起商量每一周丰富的活动,多旅行多运动,跑步爬山和游泳,接受大自然的风雨阳光…

慧灵必须视服务对象的身心健康包括性健康是机构的责任。

全国各地慧灵加起来超过800名男女智障成人长年都住在慧灵里(最长时间已30年),他们的生命客观上已经被限制了,他们生命中天然的“性福感”我们更要关心。

从保护隐私开始,每个慧灵家庭都安排一种温磬的氛围使每一个人都有安全完整的“自慰”空间,在时间、频率和场合要教他们有适当的自我控制,而自慰中或睡梦中达到的“性高潮”,意味着他们有限制的生命得到升华!

在慧灵我经常跟同事们说:现代社会,护理机器人已经出现,很多服务细节都可交给机器人代劳,以后剩余下的服务就是陪聊和抚摸!

因为唯有人的灵和欲需求,很难以机器人代替。

慧灵的工作人员问我:陪聊还可以,怎么抚摸?特地去抚摸不适合,毕竟不是夫妻关系。

那就从最容易的动作开始,每天起码给每一位学员一个真诚的拥抱吧!

我想起自己也会去美容院,进行脸部和全身按摩,还有卵巢保养、乳房保养等等。

这些都令自己的身心舒展舒服,相信智障人士也一样。

我曾经带天津慧灵性情比较暴躁的小璐去美容院,她安静放松地躺在美容床上享受抚摸,和平时的暴躁判若两人。

这一次的按摩经历,使她从那段日子里从每周发两三次脾气改到两星期才发一次脾气(例假前她还是有脾气)

我建议不同的慧灵可以在小区开一个融合共融的美容店,为自己的学员也为居民邻居服务。

重庆万州慧灵就尝试过开设两张床的小小按摩店,为自己人服务也为附近老人院的老人服务(可惜后来因租金贵的原因关闭了)。

想象一下我们的女生和男生轮流到我们的美容店接受抚摸(每周一次或每两周一次?)情形,我不由开心起来。

但我们有的同事还是说这个很难做得到。

我觉得如果把性和吃饭安排到同等重要的地位,如果我们社会认识这是人权(天赋权利)的一部分,解决问题的办法一定会有很多!其实有些事情根本就不是“问题”,而是改变观念而已。

比如,哪怕一个小小有意识的“男女搭配”安排

比如对双方都有点“意思”的男女学员提供在一起的机会

如双方同意就拍个“婚纱剧照”(“剧照”而已哈)

更或者,甚至对有“花心不专一”的男女主角,我们也以“正常化”去看待(保护隐私假装看不见)

等等这些,都足以带给慧灵学员很多的身心愉悦。

说到这里,我要有点骄傲地对大家说:为什么设备简陋穷当当的慧灵那么吸引大龄智障学员?是因为这里体现出更多的“人性化”啊!—— 这就是慧灵服务的魅力所在呢!

我们老说“创新”服务,其实“创新”有时候就是打破禁区而已。而在西方发达国家,早已经把“伟哥”列入社会保障范围,有需要的残疾人,一个星期可以报销两粒“伟哥”的费用。

其实从人性来说,不管是普通人还是特殊人士如果缺失了性的生活经历,你的人生都是不完整的。何况人性的兴旺期是几十年,等同于他们饥饿了几十年!我们作为父母、作为服务机构,难道不应该多想些办法来填补他们生活的缺失吗?

我建议不同的慧灵可以在小区开一个融合共融的美容店,为自己的学员也为居民邻居服务。重庆万州慧灵就尝试过开设两张床的小小按摩店,为自己人服务也为附近老人院的老人服务(可惜后来因租金贵的原因关闭了)。想象一下我们的女生和男生轮流到我们的美容店接受抚摸(每周一次或每两周一次?)情形,我不由开心起来。

但我们有的同事还是说这个很难做得到。

我觉得如果把性和吃饭安排到同等重要的地位,如果我们社会认识这是人权(天赋权利)的一部分,解决问题的办法一定会有很多!其实有些事情根本就不是“问题”,而是改变观念而已,比如,哪怕一个小小有意识的“男女搭配”安排,比如对双方都有点“意思”的男女学员提供在一起的机会,如双方同意就拍个“婚纱剧照”(“剧照”而已哈),更或者,甚至对有“花心不专一”的男女主角,我们也以“正常化”去看待(保护隐私假装看不见),等等这些,都足以带给慧灵学员很多的身心愉悦。

说到这里,我要有点骄傲地对大家说:为什么设备简陋穷当当的慧灵那么吸引大龄智障学员?是因为这里体现出更多的“人性化”啊!—— 这就是慧灵服务的魅力所在呢!

我们老说“创新”服务,其实“创新”有时候就是打破禁区而已。而在西方发达国家,早已经把“伟哥”列入社会保障范围,有需要的残疾人,一个星期可以报销两粒“伟哥”的费用。

其实从人性来说,不管是普通人还是特殊人士如果缺失了性的生活经历,你的人生都是不完整的。何况人性的兴旺期是几十年,等同于他们饥饿了几十年!我们作为父母、作为服务机构,难道不应该多想些办法来填补他们生活的缺失吗?

下一次,我给大家晒一下我们慧灵的几对情侣和他们面临的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