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办人有话说

中国慧灵创始人眼中的英雄竟然是他!

发布时间:2018-10-24    浏览量:34

也许是田惠萍儿子最早在慧灵的效应,自从慧灵在全国20多个城市开设或加盟服务后,当地的家长领袖的孩子长大了也有选择到慧灵的,但我们以前都很低调,不想造成各种误会。

每一位学员进入慧灵,都是经过程序

如:家长填写报名表

接受初步评估

接受家访

签署家长须知和服务协议

等等才进入

这其中我们也拒绝过一些明星级的家长领袖的孩子。我们招生和服务,不应去看家长的身份,而是看家长认不认同慧灵的“社区化”理念,最重要我们看慧灵自己对这个孩子是否有帮助?如果预计没有帮助,或不适合,我们也就拒绝了。

慧灵是很务实的,一直以来都是服务中重度为主,压力本身就很大,我们不愿意以虚荣心而增加一些不必要的压力。

1

田惠萍曾愤怒直接表达对慧灵“质疑”

其实杨弢在北京慧灵,我们的服务也发生过很大的事故,这些“故事”我可以说出来,让家长们看到慧灵服务的不足,也看到田惠萍作为家长对孩子在机构可能的危险和受伤是一个怎样的态度。

大家在同一个行业,杨弢进慧灵之前田惠萍和我就很熟,后来慧灵和星星雨的青少年部合作“大福家”的家庭服务项目。

儿子进入慧灵后,田惠萍的直性子有时候也很愤怒地直接表达她对慧灵的评价(大意):

孟维娜啊,要说专业性,我真是不恭维你,但我杨弢就是喜欢慧灵那种散漫的规律。

他受不了以前在学校像军事化的管理,因此他的担心是以为如果不在慧灵,他又要回到学校…他对慧灵很有归属感,我只好认啦!

我边听边在心里嘀咕:慧灵本来只做智障服务,后来增加了自闭症,我们哪敢在你面前说自己专业。

2

杨弢初入慧灵

2003年夏天,杨弢由妈妈田惠萍带着他进入北京慧灵。

因为家和慧灵距离远,不得不选择住宿。

第一天,母亲多么的不舍。在慧灵道别的时候,眼泪把眼睛都已经冲刷得通红,田惠萍真是一步一回头向站在慧灵院子大门的儿子招手,又一次跑回来再道别,反反复复不知道多少次。

那一天,我出差在西安,并不在北京慧灵,事后听同事们描述的情形。

之后,我听田惠萍说:想不到儿子在慧灵这么适应,每到周一,杨弢会很早起床,自己漱洗完毕,就等着妈妈和他一起出门,高高兴兴来慧灵,每到周五,他也高高兴兴回自己家,情绪平稳了很多,很少再发生激烈的自暴自弃行为…

因为路程太远,如果乘坐公交,途中还要倒车,因此在很多年以来,田惠萍可能有时候会麻烦星星雨的老师,也许会选择坐出租车,或者看有没有找到志愿者接送。

我想,大忙人田惠萍为每周一和周五怎样安全接送儿子,肯定也有过烦恼。

但杨弢的生活绝对是“与时俱进”高速度高品质——

最近的一年,他由原来每周一从北京通州自己家去东直门附近的慧灵,将近30公里的路程,已经“升级”变为他自己出门独自乘坐他妈妈出门前约好的“滴滴出租”。

他妈妈告诉儿子和慧灵:出租车到达后,司机会电话慧灵老师出来接,杨弢必须见到自己熟悉的老师才下车。

这样的“历险记”,几乎第一次尝试杨弢就成功啦!

这对原本刻板不容易改变生活方式的自闭症来说,真是了不起!(杨弢的刻板,常常被妈妈利用在创新和正能量方面,发挥到极致)

3

杨弢在慧灵的多彩生活

杨弢在北京慧灵的小组叫“阳光组”,10名小伙伴中有5人是中重度自闭症。

有一位“唐宝宝”女同学,可喜欢俊朗的杨弢啦,无时无刻都在关心杨弢,大有一种甘心情愿为爱奉献自己的心事。可惜杨弢不理会这个可爱的“明送秋波”女孩儿。

阳光组有不同类型的心智障碍同学,有两名工作人员,还有志愿者。

一周中的每一天都有满满的活动计划,活动多但有规律并且是学员参与制订的计划。如有变动必须提前“告知理由”,否则情绪化的行为就可能集体爆发。

白天学员们一起出门购物、参观各类的博物馆,看电影、唱卡拉OK,去公园… 还有定期的绘画和音乐课。当然少不了的还有居家生活训练如拖地扫地洗碗,也要做手工参加义卖义演等。

杨弢,他是一名典型自闭症的孩子,要描述他的“刻板”,会有很多趣事轶闻。

与其曝料他的“刻板”,不如赞美他的生活有规律,他不会使人有负担,全部完成自理还承担分配给他的工作任务。

当然,他不会太主动,但只要是计划内的活儿,稍有提醒,他的积极性也像一名活雷锋!

2012年,电影《海洋天堂》播出后,成立大福家

“大福家”三字为杨弢所写

“大福家”鲜为人知的故事

4

杨弢在慧灵干了件大事

杨弢和他妈妈一样喜欢旅游,经常跟随妈妈全国游和世界游。

他所在的阳光组主打活动是“阳光之旅”,平时的一日游活动很多,而最具特色的是每年一两次的外省长途旅游,坐大巴走高速,坐火车坐高铁,还有坐飞机。每逢这样的日子,杨弢就最开心了!

这些年来,杨弢和阳光组的伙伴们一起去过东北三省、西北的兰州西安青海,东部的杭州上海,最南方的海南和香港,北京邻近的省份城市那就不在话下了。

杨弢高兴的时候,他喜欢蹦跳着走,嘴里哼着小曲。

喜欢外出的杨弢,却非常有安全意识

✔ 过马路他必须先去找斑马线,不怕绕路远。

✔ 如果没有斑马线的小马路,他会带一点“生气”的样子,不过也会跟随人群一起过马路,绝对不自己一人横穿马路;

✔ 如果在熙攘的人群中一下子找不到队伍了,他必然原地停留等待而不会慌慌张张乱跑。 

前年的一天,田惠萍接到慧灵电话说杨弢在地坛公园附近走失已经快一个小时了还没找着时,田惠萍顿觉天塌下来,几乎晕倒,赶紧通知星星雨同事也一起去找……

也因为这件事,我对这个俊朗的大男孩儿又有了新认识,并还原了当时他走丢的全过程……

亲爱的杨弢,孟老师懂你!

文/孟维娜

2015年8月8日

我用“英雄”这个字眼赞美杨弢走失后自救和助人的行为。

很多朋友感兴趣问杨弢英雄行为的细节,其实,发生这个“失而复得”的意外后,我以严谨的调研方式还原了过程。

现在发布一下,原因是我有很大的驱动力就是希望社会更多的人懂自闭症!

北京慧灵阳光组按计划上午约10点钟到“老地方”地坛公园活动,谁知新換的门岗“较真”不放行没有残疾证的老师。

在交涉中杨弢跟随着另一位活跃的自闭症学员李近仁进去了而老师疏忽了,发现后老师以为他们在熟悉的公园里不会走远走失,就只在公园内找还用了广播,到查看监控时发现他们进门后就直奔另一方向的门出去了。

这无疑睛天霹雳,因这里东南西北车水马龙假设上了公交车找就难了!

事故发生后,慧灵和星星雨都以最快的速度发布寻人启事和分头寻找。

无果的四个小时之后,留守阳光组的社工听到门铃声。杨弢滿头大汗滿脸欢喜(有点得意的样子)站在门口,手里拿着李近仁的衣服,进门坐到沙发上还在笑,问他喝水吃饭这些,他只用点头要喝水却摇头不肯吃饭。

赶紧问他“李近仁呢?”

杨弢的神情就更得意了,很清晰回答“知道”!

再问:“我们是不是要去找李近仁?”,他蹬一下就站起往门外走!

路上赵老师问他要坐出租车去找吗?

他摇头(因他一向有走原路的习惯,坐出租车他就没办法辨认路),只顾一路低头朝北走。

问他:累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他也摇头(只愿意喝饮料和冰棍),还保持比较“得意”的神情。

大约走了半小时(事实上从走失开始算起,杨弢已经在炎热的气温下走了4个半小时的路了),赵老师接到电话说在地坛北门找到李近仁了!

把这个消息告诉杨弢时,杨弢真是开心笑了(了解杨弢的人知道,自闭症的他平时不会主动关注别人,也不会有太多的笑容)。

这个时候他开始真正放松了,老师和杨弢一齐去肯德基和坐出租车,他再也没有表达拒绝啦!

我赞美杨弢是英雄不是因为他仅是田惠萍的儿子(当然杨弢真不愧是田惠萍的儿子)!

而是走失后他有自救的意识和本领(阳光组刚搬家不久,这个新地点连我去了好几次还是要费劲找),最重要他有保护同伴的意识和行动。

他不会详细陈述情况但都在行动上:他回来的神情就有报告老师的意图,比如他不愿意吃饭,等着老师问“李近仁呢?”就蹬的起身往门外走。

先后是四个半小时的走路啊,他不但没有不愿意(平时的他只要不愿意做的事情都会表露抵触情绪,比如会叫和其他激烈行为),而且他是很主动又很得意带路去找同学。

亲爱的杨弢,现在,孟老师要大力传播你这位自闭症英雄了!

我一直在琢磨你当时为什么“得意”?

同理心使我读懂你!

亲爱的杨弢,你希望你自己是英雄,希望得到大家都认为你是英雄!

事实上你就是英雄,就是就是就是!

如果孟老师不公开赞扬你这一次的壮举,我将会永远后悔和惭愧!

我相信只有你不会想孟老师企图是在“攀亲”你很高的知名度,你在慧灵12年了,孟老师一直很慎重,唯恐被人误会慧灵有企图心 。

2016年田惠萍带着杨弢来到四叶草第六届年会演讲是说道:感谢有慧灵这样的服务机构,我跟弢弢,弢弢有他的生活,我有我的生活,我们两个人也有我们共同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