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办人有话说

我们尊重生命不应以限制自由来求安全

发布时间:2018-10-24    浏览量:30

在物资化的时代里,谁人可做到“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英雄式的浪漫?

有感于最近发生的托养悲剧,而以牺牲生命为代价的价值观,唯这些谱系障碍孩子们!虽然他们全然不懂何谓“价值观”。

“我”投奔自由去啦!

我写此文的此刻是2017年3月23-24日之间的零晨,身在西安慧灵。这里刚又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寻人战斗—— 一个18岁自闭症新学员大约下午5点在慧灵出走,大家找啊找,直到11点他却自行回到家中。

期间6小时,西安慧灵通过专职失踪人口的民警第一时间向社会发布头条寻人启事,布下天罗地网地毯式搜索,奇怪的是却找不到他!他去哪儿了?

就在前三天的北京慧灵,同样发生一26岁自闭症学员下午5点出走的事故,员工、家长和志愿者上百人网上网下行动,直到晚上9点在距离10公里之外一家小饭馆找回,期间四小时,他是乘车还是步行了这漫长的路程?

这星星的孩子没有语言啊,唯上天代答:我投奔自由去啦!

为了寻找走失学员

“大美人”停了生理月经

在慧灵,每一次寻找走失学员都出动大量的人力去寻找,向沿途的商铺发放寻人启事传单和打听(因为有些自闭症个案会闯到商铺去拿吃的),想到走失的学员他们在烈日下或在风雨中或在夜晚的黑暗里可能遇到的危险,就很揪心.

他们会不会被人欺负殴打?

会不会饿着?

会不会口渴找水喝?

如有女学员走失,我们就更担心了,分头寻找的队伍谁也咽不下饭停不下脚步,一路大喊或默默呼唤“回来吧,回来吧”,寻找过程中的精神衰竭和焦虑,难以描述……

记得曾有一年,北京慧灵40多岁被称“大美人”的出纳,她中秋节值班好心带孩子去餐馆吃饭,上厕所时一位女自闭症学员走失了。“大美人”是经手人,精神压力比起其他同事更加沉重,大家寻找了两天两夜才找回自闭症女学员。而这一次的经历,让“大美人”自此就停了生理月经,那段时间她人看上去老了好几岁。

慧灵30年历史,服务理念是融入社会,具体标准规定必须参与社区活动的次数(长时间呆在屋子里院子里的活动视为非正常化)。我们的事故(含其他事故)几率一般可控在1%之内(现在全国慧灵服务对象将近2000人), 这“1%”内走失的学员一般都可在当天找回,而最长一次的寻人长达4天4夜,最后在郊区的收容站找到。

不因1%的风险而放弃99%的自由

沉痛的教训也使我们总结出一套寻人预警机制,一旦发生走失,第1步第2步第3步……怎样找,均有明文规定。

其中第1步必须上报主管,机构在最快的时间内发布寻人启事,到派出所报警,坚决不可以为维护当事人和机构的声誉而拖延和瞒报!因为只有最快最大范围内发布信息,才有可能启动全社会的力量,提高寻人的效率,走失后的危险因素才可减少到最低。

慧灵的“社区化服务模式”,走失风险比起封闭式的模式,是不是相对高?很多人都有这个疑问,认为社区化服务模式是不安全的,它不是一个好的服务模式。

但慧灵的理解是:自闭症既然是星星的孩子,镶嵌在广袤天空里的星星,他们最需要的就是身心放松的自由!我们不因1%的风险就放弃99%的自由而封闭!

慧灵30年历史证明:只有大型封闭模式的服务,才是事故频出的根源,因为人性被压抑,情绪行为问题会更多。而一线工作员面对的压力和挑战更大,有可能也会因一时冲动以恶劣甚至违法的暴力对付那些“不听话”的服务对象。

慧灵每一次走失和寻回学员后都必须有事故报告,分析原因的结果往往也包含“那一天或那一段日子约束太多、生活内容单调、自由不够”之类。

当然有很具体的诱因,如西安慧灵今天出走的原因是他父亲很晚来接他,没有语言的他也许就想自己回家。假设这个因素存在,我们又为什么要责怪他呢?

慧灵珍重生命不以限制学员的自由来求安全,相反是在丰富自由自在的生活中获取安全!尊重生命,就应包含尊重选择,尊重贪玩,尊重特立独行…… 机构要做到的事情就是提高学员的生活品质!

慧灵曾被4次告上法庭

慧灵珍重生命更要具备“有担当”的价值观,每一次事故发生后,不论什么原因,我们都主动向家长道歉。

30年的历史,慧灵因事故曾4次被法律诉讼站到被告席上,我们接受法律的判决,该赔偿就赔偿,曝光了就接受,我们不辩解过失,甚至不辩解误会,因为毕竟最受苦的还是学员们。

去年年底,北京慧灵家长投诉员工咬学员,出示有牙齿痕的照片。事实是该学员先撞倒工作员在地,工作员在剧痛的迷糊中咬了学员。事后员工因骨折住院手术,费用4万多元由医保承担了80%,余下20%自负。

每一次发生事故,我们实事求是的反思,大多数结论是:慧灵的生活丰富度不够,个别化关注度不够,自由不够,工作人员的责任心不够不够不够,专业性不够不够不够—— 这些才是事故的主因!

悲剧发生了,除了谴责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外,我们,心智障碍服务行业里的每一位从业人员,还有每一位家长,都应躬身自问:孩子们为什么走失?

自闭症既然是星星的孩子——镶嵌在广袤天空里的星星,那他们最需要的就是身心放松的自由!这一理想的实现,需要社会制度的保障,更需要政府务实的作风!

后记

资金和人手紧缺的慧灵,坚持社区化服务理念和模式,向社会募捐或家长自购“定位仪”,佩戴在每一位有走失先例或倾向的学员身上作为服务安全措施之一(很多自闭症学员却自行摘掉扔掉,为此也要想很多的方法,比如缝在衣服里……)。当然,配置定位仪不等于不发生事故,而是发生事故后可以方便我们“破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