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办人有话说

致敬“南都”

发布时间:2018-11-29    浏览量:50

l  南都公益基金会成立之前,我已经在社会上“唠叨”了多年“北京慧灵登记难”。有一次在一个场合遇到徐永光,我又老生常谈“诉苦”,徐永光为鼓励我,透露了他正在筹备南都公益基金会,他说:南都集团真金白银出资1个亿委托他登记公益基金会,都一年了,也没登记下来呢……徐永光他那“感同身受”的话语,当时我很感安慰。

不久,我就看到南都公益基金会正式成立的消息了,而小小的北京慧灵登记还是遥遥无期,我心里不由产生那种“吃不到葡萄”的酸楚:这是一个亿加徐永光的结果,中国并没有在制度改革上有变化!

l  10年前那个时候,国内官方和非官方以及公墓非公募的基金会,一般都是高高在上的,我们草根连“望其项背”的可能性也几乎为零,我们慧灵不得已“喝洋奶”长大。因此我特别留意横空出世的南都,看到他们高大上的使命愿景确实独树一帜非同凡响,我自然引颈以待,希望得到资助。

南都推出“银杏伙伴计划”,对未来公益领袖提出“胸怀天下,脚踏实地”的标准,我特别特别认同,以至于我把这个标准也在慧灵内一些会议场合里悬挂,不断向慧灵的中高层强调强调再强调!

因我们慧灵也有年轻的负责人入围初选,银杏负责人几次征求我的意见,我看了资料,如实表达我的意见:你们对银杏人物的调研好像陷入了评选优秀人物的套路里,着重于人物在他/她所在的机构内贡献,而针对每一位未来领袖自身问题的精准意见很少,对“天下”担当责任的考察很空洞,……

我还很强烈地表达:在中国作为公益领袖,有可能是未来国家的政治领袖,必须特别学习和得到训练的是:自觉接受监督,对腐败有防微杜渐的清醒意识;善于听不同意见,在反对意见中保持理性辨别,善于和不同意见以及反对自己的人一起工作;善于承担起失败的责任,不是把功劳算在自己身上而把失责和错误算在别人身上的那种人….

林红 刘晓雪等几位南都经办人听我的意见时很认真,也不断有交换不同意见甚至碰撞火花。可能我也有表达不清的情况,毕竟“胸怀天下”如何考察,至今我也说不大清楚。

为此,我们慧灵最优秀的张丽宏推迟了一年进入“银杏伙伴”。而她在银杏伙伴计划里学习满三年后的今天,我们全体慧灵人真切看到张丽宏的“胸怀”幅度和深度大大扩展,领导力非一般的提升!现在的张丽宏,已经担任起慧灵集团的副总裁重任了。 

l  2012年慧灵开始被南都的“景行计划”相中作为候选机构。提交资料后,是程玉副理事长/秘书长负责当面调研审核,我们坐在朝外南都的办公室里,啰啰嗦嗦说了一堆都是紧迫的需求,程玉耐心听完后,为我们归纳总结,问:既然社会有这么大的需求,那么,是不是慧灵要尽快把自己先进的社区化经验提炼为“标准”,便于复制,以规模化去回应社会问题?

我立感到一种被电击中的脑洞大开,醍醐灌顶啊!

2012年到2016年,慧灵服务以每年不少于增加3个城市的速度发展(全国已经26个城市)。

l  南都公益基金会的影响力知名度很广泛深入到中国公益界每一个角落,每一个前瞻性的战略策略都是具有引领带领一大片的实际效果,我看到10年期间的变化:以前很少有基金会愿意资助机构运营费用,很少愿意资助那些和政府保持距离的机构,更很少资助那些和自己基金会有批评的机构和人物。现在因南都带头,这些对大多数的基金会来说已经不是禁区了。

公益基金会就在我们身边,真好!

l  南都公益基金会的出资人一直很神秘,我后来有机会见到了这些大咖实业家,朴素并平易近人。他们慧眼识英雄,把一个亿的资金交给徐永光,后续的投入还源源不断,一直在幕后默默支持,也亲身参与。这功德无量的神秘感,特别特别美好,我一如既往保有兴趣和期待,成为我永葆青春活力的秘诀……

l  南都公益基金会日常工作基本都是“小鬼当家”,时时抓住社会组织的急需,探讨和提供解决问题的思路和方案,去年的联聘就是一例。南都的年轻人充满活力和时尚,改传统公益的沉重变轻松好玩,很符合当下时代特征,我也时时受到感染!晓雪、庆委等等是我常打交道的人,也许年龄上有代沟,我和他们有时候双方都会有点不耐烦。晓雪给我的印象是她特别不接受“老人主政”,恨不得创始人都应退休让位(殊不知正是老龄化社会的负担,全世界都在实施延后年龄退休。又,近年来一些国家涌现出的女性领袖,年龄都在60岁以上)。最面对面的一次讨论是前年在南京“亲近母语”机构,晓雪问我“什么条件才退休”?我当时就想戏说:共产党对老红军的待遇!不过我担心引发误会,咽下到嘴边的这句话没说出来。

在中国,社会组织处于发展初级阶段,大量出现社会组织也是近几年的事,比起发达国家,中国几乎没有哪家社会组织称得上是“老牌”,比起大量的“年轻人主政”,我认为“老人主政”这个问题并不算突出,反而是当下不论年轻人还是老年人主政的机构,领导人的“独裁”作风同样严重,因此领导人的迭代应通过制度性的安排,而非“年龄概念化一刀切”!我的这个意见,顺便向10周年的南都公益基金会提出来讨论,哈哈!

l  最后忍不住说说我和徐永光的缘。

徐永光大名鼎鼎,以前他在公开场合的演讲,我只是一个听众而已。2008年夏天有一个下午,他和程玉(还有

另一位女性)按照事先的约定来访问(好像是麦肯锡的一个项目调研)。既是调研,徐永光程玉也按一般“套

路”问那个我都回答怕了的问题:你为什么创办慧灵?

我又是一番流水账式地说起我的祖籍,我的山东血统,我的孟氏祖宗“三十而立”的那套古训对我从小到大的影响。我惭愧地交代自己三十岁那年只为自己的“三十而立”而创业 …… 徐永光听后,说了一句:这传统文化,你的根基,你的动力动机,最是可信!

啊,徐永光,你懂我?!

(很多访问者都问我这个问题,我同样回答,却没有谁意识这原始和“自私”的动力动机之重要宝贵,却一味给创始人头上戴“毫不利己 专门利人”的光环。而我一直以来很盼望有人相信我真的是为自己“三十而立”而创业的,创业之后我的价值观才逐步提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