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办人有话说

慧灵原生态,破坏和建设

发布时间:2018-11-29    浏览量:107

我今天的演讲题目叫《慧灵原生态,破坏和建设》。

我原来想在年会里“总结或清算”一下,这一年来中国慧灵做改革规划顶层设计期间是以“破坏慧灵原生态”为代价的。这个想法我在年会之前征求许神父的意见,他给我的建议是“不要把少数人知道的秘密非得拿到大会上来讲”。这里所指的是发展总监阳尼先生写的辞职信。我本来是想反驳他的,因为他不但破坏了慧灵的原生态,还拍拍屁股断崖式辞职了,留下一堆属于他职责却拖拉未完成的工作。但许神父警告我说:你没有必要把少数人知道的秘密非得要拿到大会上去讲,这是一个规矩。我就这个话题也征求了其他人的意见,包括我们的顾问机构GDI伟龙先生的意见,我说:我很犹豫,但我认为必须清算一下这个期间我们慧灵原生态的某些方面被破坏是很厉害的损失,当然阳尼先生他对慧灵的贡献也是很大的,但是以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的贡献使我真的很担心,所以我还是想清算一下。我问伟龙先生,我说:我努力去辨别来自天上的宗旨,但我还是有困难…伟龙先生说:你会听到的,听从他给你的指示,你自己决定怎样做。所以有关“清算破坏慧灵原生态”这件事情拖了很久,这个事情对在座的200多人来说也许很神秘,对我来讲这个事情的思考就很沉重,也变得很迫切。因为阳尼先生提出孟维娜要退出,而我坚持“负责任”地退休,我的意思是我现在还未到退休的合适时候,那么,我是不是也在破坏慧灵的原生态?或者是在破坏大自然的原生态?

什么叫做生态,什么叫做原生态,我就不展开讲了,大家都有手机,可以百度搜一下。我自己的理解:它指的是自然法则、社会法则和顺序、规矩这些范围,是一个大大小小环境里空间里的平衡,通称为“生态”。

任何机构都会有自己平衡的“生态”。其实生态是很残酷的,我们一般都说建设和谐的社会什么什么的,那是一个理想主义的状态,是我们追求的。但是回到生态,那是很残酷的,它包含了竞争、包含了有些大自然不可抗拒的力量、摧毁性的力量,比如说一场山火,可能这一片需要几百年几千年才形成的原始森林毁于一炬了,所以说,生态的残酷性本身就是客观的存在,破坏和建设是一个相辅相成的过程。

回到慧灵的原生态是什么?虽然我不想啰嗦,但是没办法,我的作风就是啰嗦“说教”,但是我也想了一些相对比较简单的方法去“说教”,比如,昨天我特意贴了三个显著颜色的东西出来,今天我就很留意观察有谁去看。好像没有几个人去看。大家说我是该伤心还是不该伤心呢?这三张东西,第一张“向所有慧灵的老红军致敬”,基本上参与了各地慧灵创办的第一批员工的名单照片都在上面了,虽然新成立加盟的慧灵没来得及统计在内。我很欣慰的是:当我昨天让侯苑龙去打印这几张资料的时候,由于版本的原因,这张“向慧灵老红军致敬”图片上有几位“老红军”的头像在打印时没有显示出来,40度的高温下没有谁要求他再去打印,但他不声不响又跑去打印了第二次,当然他一向是个对工作认真负责的人,但是我更愿意理解为这是他对慧灵老红军的敬意!阿龙相对来讲是个新员工,但是从这个细节我看到是他对历史的尊重!第二张是“入党誓词”,很多人说你又搞这一套。我听了就很不高兴,是的,这就是我的一套,这更是慧灵的生态,我经常严重批评共产党的问题但同时也由衷赞美共产党的伟大之处。

在慧灵,我们肯定有矛盾、有对抗,但是慧灵是平衡的。今天上午我们的高翔姐妹(请问高翔姐妹你坐在哪里?)在路演的时候站在高台上大声念天主经,我当时确实很担心,但是我更多是喜悦,试问有哪一位同事有那么坦然,在有政府官员在场的舞台上,还有面对慧灵各种各样的信仰和无信仰,各人的政治立场,高翔姐妹那么坦然的,以天主教的祈祷方式来表达长沙慧灵的祝福,所以我很喜悦,不是我赞成她这种做法,她事前也没有与我商量。但是正是因为她那么坦然,在这么一个公开的场合表达自己的宗教信仰,这在某个特定历史条件下,她可能是个死罪,多少宗教人物,就是因为社会不容纳,死了很多很多人,包括中国的法轮功。我跟法轮功是不同的宗教,但我知道有人因为信了这个宗教,他就死去了。但是正是高翔姐妹的这种坦然,塑造了慧灵的生态、慧灵人格的重要因素。相反,如果一个人你看上去很优秀,却又让我发现你很虚伪,你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类型,这种人才是我最担心的,也是很反感的。所以我张贴“入党誓词”是我引出我讲慧灵生态:慧灵很多的共产党员,为慧灵的发展做出了很多贡献,很多共产党员,也是我们地方慧灵的第一把手第二把手,这是我非常愿意乐意看到的!

第三张是“我愿意”,我将宗教结婚仪式的海誓山盟改成了我们对智障人士应有的态度。我希望大家去看一看,这是我们建设慧灵生态必须必须的态度!

现在我举一些事例,说明对建设慧灵生态的意见,希望能引发大家的思考。今天早上讲这个话题之前,我本来是让杭州慧灵负责人张玉鑫先做好被我否认的心理准备,我想问问她如何看待自己所领导的慧灵得到服务评估第一名?杭州慧灵的家庭只有两名学员(评估的时候,杭州慧灵成立也差不多三年了),我一直都认为评估先进的公平性也要包括推广的可行性(杭州慧灵家庭的王妈妈我是很喜欢她的)。杭州慧灵是政府邀请开办的,所以其经营情况一直比较富有,相对而言这个只有两个人的家庭反而成了累赘,但是大家都知道,家庭服务是我们慧灵的“标配“,只有配备家庭服务才有资格称之为慧灵,当然不是说大家从创办一开始就要有家庭服务,但是大家要知道家庭服务是慧灵社区化服务模式的“标配”(这里我跳跃地插一句:之前的集团会议决定,艺术老师也是慧灵的标配,你这个慧灵没有艺术老师,起码是一个有缺陷的慧灵)。我一直强调,总部在公布评估成绩一定不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误解误导。杭州慧灵有些同事对我的做法就认为我很武断,认为我在否定他们的工作。我做了解释不是否认他们的工作。当然我的解释是很强势的,因为我站在中国慧灵总裁的位置,必须旗帜鲜明维护何谓社区化服务的标准化,而这个标准化建立在实事求是的基础上,而不仅是一个“分数”。

今天我讲生态以杭州慧灵的第一名为例子,是想说明我们内部的一些问题,比如我们高层,到底以什么方法展现评估结果,或者说以什么形式呈现出来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们是有分歧的,或者说关注度是不一样的。从生态建设来说,这也是生态破坏和建设的例子。我坦诚的说:杭州慧灵如果作为中国慧灵综合服务排位的第一名,你们三个副总裁正好都齐刷刷坐在下面(大家知不知道乔佳也是我们的副总裁?),你们觉得对中国慧灵社区化服务模式有意义吗?我这不是否定杭州慧灵,而是说杭州慧灵有她的特殊性(政府的项目模式)。如果你都认为现在树立杭州慧灵为社区化模式的意义不大,而我们又花那么大的人力、物力和精力在全国慧灵、在行业推广的社区化模式,我们推的慧灵是自己说服不了自己的,而是由于一个误会、一个不小心就得了这个分,我们又沟通了那么多次,到最后还是反反复复这么一个结果,这是不是说明慧灵高层内的生态是失衡的或是对抗性的?!当然不平衡也是一种美,但这是另外一个话题。

说到生态,我们有一个很大的转变。我记忆中有一年在纪念慧灵成立多少周年的纪念册上,把创办人放在中间,把各地慧灵的一把手放在四周围绕着创办人。现在我再看这个图片,我认为这很不合适,但这就是慧灵当时的生态。我很留意看中国共产党是怎样宣传党领袖的。我作为中国慧灵的总裁,一有人夸我,我就起鸡皮疙瘩(张武娟知道我有这个生理反应),但是一有人骂我,我就特来劲,如果有人骂我,我就不生病,就像北京慧灵,大家都说就是你搞坏的,但是大家看我日夜工作,我却不生病了,血压也可以用吃药来控制了,我很想对习近平说:有人把你夸到那个高度,你的鸡皮疙瘩怎么不起一下呢?这是有效预防骄傲的自身免疫…

慧灵生态的破坏和建设,我们改变了当初由创办人坐在中间,其他人围绕她转的生态。

其实我们的生态新结构已经逐步完善,由上而下、由下而上都正在逐步完善。当然由上而下建设得比较快,由下而上相对慢些。张丽宏副总裁正在抓的、通过专业功能为纽带辐射,把大家都发动起来,实现由下而上的平衡,有更多渠道沟通和参与到决策的核心机会,以达到更加开放。

我们大家都知道,慧灵的弱项是管理,我们服务也有很多问题,但是服务的问题归根结底还在于管理。这确实和我本人有很大的关系,对于传统的管理,我本人并非完美,对于现代的管理,更不是我这个年纪的人能够掌握到的。所以,我和慧灵一直积极引进了很多现代化的人才来慧灵,比如说像阳尼(当然也包括许神父,但许神父已经和我们融为一体了),阳尼真的是想大刀阔斧的改造慧灵。他的首要任务就是把孟维娜请出慧灵的执行层,请你孟维娜只在决策层发挥作用。他的这个思路是对的,但是他没有把整个慧灵生态综合起来思考该怎么改,改革的顺序是怎样的,成本是怎样承担的。特别是当你提出一个改革,而你自己又有惰性的、还不打算从自己做起做好,那你怎么会让别人信服你呢?不可能。再者说,你想要一个创办人退休或退居二线,当然这是很应该的、也是正常的,但是谁能接这个班,你不但先要有人选、也要有计划,但我认为他只有人选,而没有计划,这是我们一个很大的分歧,所以说生态的建设不是你有良好的意愿就可以实现,改革也不是一蹴而就的,这需要时间,经历内部挣扎、抵触,还有突发的事件要处理,而不是把一个历史交替简单化。

这里又回到了我们要讲“实事求是”,刚才看张武娟副总裁的工作报告,这么庞大一个慧灵,而事故率呈现出来那么低微,我是不认可的,因为事故发生率大数据是1-2%,而好像我们慧灵做得特别好,我认为只能说明我们有些慧灵发生事故是不报的、或者是报假、造假的。所以我说这也是我们建设生态需要注意的,因为“实事求是”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涉及到个人的利益、面子、害怕处罚或自尊心起作用,这都是人性正常的表现,都可以理解。还有一种是你看到的事实和别人看到的事实是不一样的,所以你怎么断定你说的就是实事求是?这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正因如此,要求我们慧灵的领导人是“有担当”的领导人,对错误、对失败,我们要坦然接受,对于这一点,我认为我自己勉强能做到;但在中国目前的环境,很少有人能真正做到。因为每个人都在竞争,很多时候一个人犯了错误他就死路一条,所以很多人就不愿意去承认自己错误,或者错误暴露出来,他也不愿意去主动承担失败,大家都变成失败了是别人的事情而成功了就是自己的功劳。“有担当”的领导人,昨天乔佳副总裁的管理培训很重要的一条领导力就是教大家要学会倾听,倾听方面我个人真的是弱项,当然我对倾听也持保留意见,我认为“倾听”改为“了解”比较合适:一个“有担当”的领导人,就是要善于去了解基层的情况,“了解”当然包含了“倾听”,但更多时候是你自己要主动去经历,自己下到基层去亲身经历,那个时候你“了解”到和你“听到”可能就很不一样。我不反对“倾听”,但“了解”我更愿意接受,包含了主动去听反对意见,有意识地发现并培养反对派。反对自己的人,可能才是你要培养的人,当然这里说的反对不是情绪化表达那种。我经常说:考察干部,你要看他身边是否有反对派?而不是一堆向你谄媚的人。有一次我和一个年轻人谈话,我问他你知道在慧灵谁是我的反对派吗?他说不知道,我告诉他:我的反对派一个是阳尼、一个是张丽宏,这两个人我都很依赖,但是他们确实是我的反对派。这也是我人生最成功的地方。阳尼不是我让他走的,是他自己要辞职,不是我不接受他,是他受不了,他就走了;而我视他为不同的意见的同事而已。

生态建设另一个层面:慧灵很分散,22个省27个城市,很分散,貌似都是自治的。我巡视各地慧灵,我会感受到各地一把手都是缺失被监督约束的人,每天上班不上班,去哪里,做什么…同事们不知道也无需知道。当然这只是我一种感觉,没有太多证据。中国慧灵虽然有制度,但我们的管理是比较粗放的,领导人都知道管理制度都是约束别人的,不会针对自己。因此对各地慧灵一把手的管理,我运用习近平的那句话“把权利关进笼子里”。我是很严厉毫不留情面的性情之人,几乎得罪了所有人,有些人因此很喜欢提我退休的问题,我在想:他是想把我这个独裁者干掉,好使他自己更独裁?我们大家在一起建设民主,这是我自己很在意的一个问题。我不赞成以一个独裁取代另外一个独裁,因为我们要建设一个新的生态,我觉得建设一个新生态其中是要注意各地慧灵一把手是怎么被制度监管的。

最近我在网上看段子,说中共反腐“打老虎”全国人民很满意,继续在“打苍蝇”,但“蚊子”越来越多。我马上联想到慧灵的义卖,我感到最懒的是财务,我不知道各地的财务来了多少人参加年会,总之我认识的广州和北京慧灵的财务好像是懒人财务,义卖时财务不到现场的,请张武娟在管理制度里查一下,大宗的义卖活动我们是否规定必须有一个财务人员到现场?现场的监管有没有?我自己觉得义卖是我们慧灵很容易出问题的地方,我已经在多个义卖场合发现我们的数钱是很不规矩的,所以我觉得,慧灵的蚊子肯定是有的,但是制度怎么管理、已经发生的蚊子怎么处理。昨天我们开会,我就很清楚指出:不管这个人是不是党员、是不是教友,如果他触犯了慧灵的底线,都要按照制度坚决开除,因为做慈善还敢在义卖钱上动歪脑经,慧灵绝对不可接受!当然这不以我心理接受不接受为衡量的标准,建设新生态,制度规定该怎么样就应该怎么样。所以就“蚊子”的问题,我在这里正式提出来,包括对各地慧灵一把手怎么管理的话题,都要进入我们建设新生态的管理中去。

建设一个新生态,我再次呼吁各地慧灵把自己的Q群和微信群建设好,这对提升工作效率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这体现大家的参与,让大家在一个平等的环境中表达意见,这一点我觉得甘肃慧灵做的是比较好的,因为我在甘肃慧灵的群里,他们的工作都能在Q群里反应出来。

最后一个我想对慧灵的年轻人说,说什么呢?就是四个字“自知之明”。在现代社会里,每一个青年人进入慧灵都有自己的理想,都有自己的人生目标,肯定没有人说我来慧灵就是要做这个世界上最穷的人,你肯定有美丽的理想,实现美丽的理想就是一步一步的计划,同时,他建立在自己对自己自知之明的基础之上的。我跟乔佳副总裁说,你有没有可能增加一个培训,让每个人都能做到自知?我问她是否理解我的意图,她说她理解,但是她也说:这作为一个培训课程展现出来也很难。有一位年轻人来北京慧灵工作第一天就对我说“孟老师,你对我的工作只要看结果好啦,不要过问我的过程”,这样的年轻人来北京慧灵第一天就跟我说这句话,所以我只能对这个人摇头。另一次我跟另外一个年轻人说话,你的人生可以三步拼着两步走,可以走的很快,但你不要认为一步可以登天。这个年轻人很接受我的意见。今天早上张武娟副总裁轻轻温柔点名的深圳慧灵的陈思主任,而我跟陈思的对话是这样的:你不要把自己和深圳慧灵做成是“港独”哦!我和陈思是好朋友,所以我们之间可以互相提出这种尖锐的话题。

这也是我和年轻人交流的一种方法,我不是那种给你喝心灵鸡汤的人,我就是这样的一针见血,透过你的皮看到你骨子里面的问题,这就是孟维娜。如果你认同孟维娜用这样的方法,慧灵的年轻人可以选择我作为你的导师。

我最后一句话:孟维娜的交班是肯定的必然,我自己本人的愿望是“负责任的退休”!我也真诚的希望慧灵所有的年轻人都来帮助我,实现“负责任”的退休。

谢谢大家!

(根据录音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