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2020残障观察者峰会的“孟醒十分”

发布时间:2020-12-07    浏览量:1045

2月5日,来自北京,上海,广东,深圳四地,分属于不同残障类别和行业属性的基金会,社会团体等5家行业骨干机构发起的“中国残障与可持续发展论坛”再次拉开序幕。

image.png

本年度论坛在经济特区建立四十周年的深圳举行,为期2天,以“隔离or融合——重塑残局,筑底未来”为议题,与残障者家长,行业人士展开深入对话,引发行业深度思考,瞭望残障行业发展的未来。

image.png

(慧灵参会阵容:总部4人+清远4人+深圳2人+上海1人)

image.png

(家长领袖们:深圳守望廖艳晖 融合中国戴榕 扬爱卢莹)

image.png

慧灵创办人孟维娜发言摘录

在 “大健康” 话题已经成为社会方方面面的热议和划地盘抢山头的时候(包括执政党和政府,各级决策者,制造业和商业消费者和服务对象)。

image.png

我非常佩服并感谢上海有人公益基金会和深圳市守望心智障碍者家庭关爱协会的坚持,发挥出大智慧,在大疫情之年居然还可以一呼百应。

把全中国不同残障类别的代表人物吸引到深圳欢聚,延续2019年开始的“残障与可持续发展论坛”每年一次的举办,使之不因疫情而中断!

在我看来,这是一次“无限风光在险峰”!关键词:论坛我就问:可以说“党建”这件事吗?主办方答:不要了吧?你说了也没用!其实我想说的是:我对党建没意见,但我对把党建和政府资源分配挂钩不同意!

解岩老师属于“有趣的灵魂百里挑一”,他给我安排的题目是:“孟醒十分:匠人智造 从心出发”,但我实事求是去想了,慧灵远远未到 “匠人智造”的阶段,我变得没办法准备演讲。我就改了一下题目:孟醒时分:从心出发  大愚也智 大愚就是愚!

我开始分享我的没有什么严谨逻辑但还是有点哲理并且还是有点针对性的 “随想 梦想 理想” 啦!还是先说慧灵—— 去年今年,在张武娟副总裁兼服务总监的带领下,我们的服务手册进行了升级编辑,而在12月的此时,我们“以自己的矛去刺自己的盾”,开始了对直营慧灵的评估。


我对慧灵评估评分的预估是,达到60分我已经要哈哈笑了,如果达到80分,我是不相信的。慧灵的服务品质真的很需要提高提高再提高!慧灵虽然在广州也有做小龄的融合幼儿园和特教学校,甚至可说从摇篮到坟墓的服务在广州慧灵都做全了,但从全国慧灵范围来说,我们是专事为心智成年人服务的机构,是一个在38个城市开展服务的集团规模。

image.png

慧灵的历史可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当慧灵的“老红军“ 在 ”爬雪山 过草地“ 的时候,在座很多年轻人还未出生来到这个世界。

但世界变化的速度太快了,”慧灵老红军们“ 刚赶上坐上时代的高铁,我们就被高速度甩得昏头转向!(在广州慧灵退休的人员已经接近40人了,每年一次的新年团拜聚餐,我们都要迎接他们回慧灵坐上座)。

好在, “江山代有才人出”!我们慧灵不至于人才济济,但我们的队伍还算庞大,全国慧灵将近5百人的员工队伍,日常日夜服务将近2千名心智人士,另加一个将近5千会员 “不分机构界线,体现心智青年自主生活的” 的 “蜗牛网” 平台!

(感谢张巍老师当年从德国海归屈就到慧灵任职,蜗牛网就是他对慧灵其中一个很大的贡献!)是的,慧灵现在的模样(绝对不是江山的模样),在一个人人争做上游的整个行业生态里,我们真是一个负担沉重步履蹒跚的模样,我们慧灵很认命,甘心情愿处于行业生态链的低端终端!

慧灵30多年了,基本就是老样子(即所谓的“不忘初心”,服务 服务 服务!)以乌龟的心态不紧不慢在赶路,但再赶也赶不上这个快速变来变去的时代,但更多的时候,恰正是我们的“不紧不慢”甚至是“落后” 拯救了我们自己,是我们的“愚” ,我们的“大愚”,在面对太多层出不穷新花样的时候我们是“后知后觉“。

自然的,我们的“愚”,很容易成为能人高人谈资中被揶揄的对象,被嘲笑的对象,被批判的对象,被遗弃的对象!我们也很自知之明地“对号入座”,把这作为是一种奖赏或鞭策!

我自己是在国家改革开放初期就开始创业的,我目睹这改革开放大潮中无数风流人物起起落落,40年了,我现在想再去找各行各业当年和我一起出名,比我更出名,在商界叱咤风云的人物也好,在政界权高位重的人物也好,基本找不到了,因为他们在人生半途中就落马了,要不蹲监狱,要不被革职…..  我为此的总结是:人啊,不作不会死!因此,我一直都是非常非常非常感恩我所服务的心智障碍群体,他们不争不抢的生活状态,使我知道“平安“从何而来,内心平安是人生最大福气!

“人”和“人才” 永远是慧灵的 痛,但也是很快乐的一个现象!在国内一些公办民办的机构里,我们都可看到前慧灵人。

有人善意调侃或安慰慧灵是心智行业的“黄埔军校”…. 。事实这是一个风牛马不相及的形容,因为黄埔军校是主动贡献人才,慧灵是被动贡献人才。

不过真的使我惭愧的是,从慧灵辞职出去的人,基本上人人“仕途和财路亨通”,这事实使我说了一句: “辞职的肯定是人才!“。但这个“辞职的肯定是人才!“ 引发了留下来的同事一片抗议,觉得不公平和不符合事实,我就赶紧完整地表达:“辞职的肯定是人才,留下的可能是人才”。

是的,慧灵人才一向在行业里比较抢手,虽然未有正式统计,总之,慧灵人辞职后所去的机构或创办的机构,那个机构从此都是很有发展和发达的。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是人才离开慧灵的最普遍原因,而慧灵也因此得到很多跨机构和跨界合作的机会!“流水不腐”在慧灵有很多很好的见证!我们慧灵拥有一支很壮观的(我称之为 “可能是人才”) 就业队伍。

另外,我们还拥有两支宝贵的人才队伍,就是那些退休的人员发挥余热和辞职的人员回馈慧灵能量,这在慧灵称之为第二军团和第三军团!不过最有趣的是,很大数量的一些辞职一段时间后再回归回流的人员,他们体验过“天下乌鸦一般黑”了,回到慧灵最好用!

但慧灵教训总还是有的,反求诸己,我个人总结出的教训是:

一、慧灵机构很有培养人才的行动和机会,但没有建设好或很难建设好留住人的环境(比如体面的职业感、晋升渠道和薪酬体系,以及婆婆妈妈的氛围,等等);

二、社会对 “人才” 的理解,一般都倾向于欣赏能力,而这个社会的法律和人情也已经是以自由主义/个人主义为基础,传统的“忠诚”教育被认为是愚昧落后从而失灵;

三、慧灵创办人“老不死”,一些有志有智有能力之人没有耐心等到可以接班的那一天… 在慧灵,不论社会对“忠诚“二字怎样理解和怎样的不屑,我们慧灵考察人才始终会把”忠诚度“ 作为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我们慧灵的墙上就是张贴着一张誓词:我们就是希望求职者就业者进入慧灵有一种谈恋爱之感!一种 ”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就是耍流氓“的暗示就是慧灵文化之一。 

也有极个别的例子,有两位辞职离开慧灵的中高管中,我总结他们离开的原因是因为 “志不同,道不合”(有社工背景的他和她,辞职的时候写过私信和公开信给我,数说我种种的恶劣,我的罪过达到罄竹难书的程度…. 他们后来的发迹,基本是沾上政府而离不开的那种关系;

以及专门推销 “成功学” 经营轻资产….  ,他们这两位一直是“同党”,他们的成功恰也说明他们当初真是不小心进错慧灵门,我为他们和慧灵分道扬镳感到我自己的解脱)社会工作是一个实务的专业,但这个时代早已经不是一个做实事的务实时代!互联网构建的社会分工,对劳动力还是很依赖的(比如快递 外卖行业),但为服务人提供的劳动力 却是非常之匮乏!

这个时代是一个“钱生钱”的资本主义社会,在风投的资金支持下,行业里涌现了一批高大上的服务机构,好像给行业带来了焦虑。其实,“商业模式” 真是发自他们的内心并且是好心好意地在劝导诱导公益和慈善转型,我相信心智行业通过“适者生存”的竞争而达到更新换代升级。

举一个北京慧灵被迫搬迁的例子:2019年底寒冬,北京大红门发生了一场外来工集居地的火灾,政府利用这个契机开始了严格的城市的管治,客观上是对“低端人口”的驱逐。

伸张正义感的人认为“低端人口“的提法是一种侮辱,而正是所谓的”低端人口“ 参与了城市的建设才有了今天的繁华富强,他们应同步分享这个城市的文明成果…. 我们慧灵在严格的城市管制中,三天两头就接受一次检查,被检查出一大堆问题,什么居住面积不合格,消防不合格,电路不合格….. 

我们也抗议这种不合情理的检查,但也只好服从,整改这整改那的….. 现在的北京慧灵,已经焕然一新,房子换大了,家具换新了….. 而我现在再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也真是舒服多了….   我享受这一些通过野蛮改造而获得的文明成功的时候,我是不是也欢呼这样的“牺牲部分人其实是穷人的利益而使大多数人包括穷人获得利益的 “社会改革”呢?!

其实,人类社会的进步都是这样经历剧痛的变化而获得的,话说秦始皇够残酷了吧,但现在历史教科书上他却是一个对历史有贡献的人物……

问题不在于我们穷人弱势人总有一天被淘汰,而在于我们被这样的社会氛围裹挟着,我们被洗劫的是“独立思考”!慧灵和心智者感同身受“快乐 大愚也智 大愚就是愚!


背景


2019年残障发声月来临之际,来自北京、上海、广东、深圳四地,分属于不同残障类别和行业属性的基金会、社会团体等5家行业骨干机构,接棒2017年6月联合国驻华代表机构在京召开“中国残障与可持续发展论坛”的基础上,“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以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和“2030可持续发展目标”为根基,结合中国特色残障事业的新时代,共同发起创设“中国残障与可持续发展论坛China Disability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Forum(英文简称CDSDF)”。




CDSDF定位于残障社群民间智库,社群智慧共享平台。扎根于中国残障领域的真实境地,遵循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的精神和理念;秉持残障视角,坚持问题导向;依托时代背景,聆听残障者的生存现实,把握社会的发展进程;专注研究与提炼实践经验,分享残障社群的行动与智慧,共商中国残障事业的发展大计,共促残障者的社会融合与可持续发展。

imag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