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换个角度,看见孤独症群体的另一种人生

发布时间:2022-04-02    浏览量:578

image.png

胡智开今年20岁,他已经在广州慧灵的麦子烘焙工作了六个多月。从不太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到慢慢在工作环境中学会和老师、同事相处,学着做好自己的工作。他做到了以前看似不可能的事情。


图片

成长,来自家人的陪伴,也需要家人的放手


在来到广州慧灵之前,开开一家走过了孟母三迁式的求学历程。


开开小时候,跟父母生活在珠海。但因为当时就读的小学没有很好的融合教育环境,加之外公身体原因,在开开一年级的时候,一家人搬回了老家大理。


在大理,开开度过了小学时光,但年龄愈长,需要面对的问题愈多。“其实五年级开始学业就跟不上了,到了初中更跟不上。”开开妈妈说。为了给开开找到更好的未来,一家人再次搬迁,来到广州。


现在,开开已经在荔湾的一所职业高中读到三年级,通过一位老师的介绍,来到广州慧灵智障人士服务机构开办的麦子烘焙实习。

image.png

在妈妈眼中,走进工作环境的开开变化是巨大的。


开开容易有情绪波动,他对一些特定的事物比较敏感,比如怕听到小孩哭叫,不喜欢听尖利的声音。但为了自己的工作和梦想,他克服了很多。刚去实习的时候,开开因为情绪问题,中途停工两个星期在家休息。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开始懂得“不能在那里发脾气,发脾气会影响其他人。”


妈妈很欣慰,开开的情绪控制比以前好了很多。他现在工作遇到不开心的时候,会偷偷跑到三楼,到卫生间发泄一下,或者给妈妈打个电话,平息情绪后再回到工作车间去。


上班要独自出行,刚开始妈妈也不放心:“他方向感不是很强,导航也用不好。但后来觉得,担心也不起作用,不放手,他的能力总是得不到锻炼。”


image.png

现在的开开每天都很积极上班。“有一天他起晚了,怕迟到,就跟我说,‘妈妈我不吃早餐了,我怕我迟到。’”


开开平时除了上班,他还喜欢葫芦丝。每天下班坐地铁回家后,他就去买菜做饭给妈妈吃,还会扫地拖地,帮妈妈干家务,晚上跑步回来要写日记。


开开说:“未来,我想做一个厨师。因为我想做菜炒菜给大家吃。大家都喜欢我做给他们吃,他们会高兴的。”妈妈说:“我希望他在麦子烘焙学到一些技能,学会做蛋糕、面包之类的。过几年,我们可以回老家大理去开个客栈。”


但其实,开开刚到麦子烘焙时,是不符合岗位条件的。

情绪稳定、自主交通能力是基本要求

卢卫霞是麦子烘焙的负责人。“慧灵从90年创立到现在已经32年了,在心智障碍服务领域,从理念、经验、规模上讲,都是国内比较先驱的机构。”卢卫霞2018年因为认同慧灵的理念而加入,来到麦子烘焙, “在这里我可以在一线,最实实在在地帮助心智障碍者通过工作重新融入社区。”


慧灵一直在推动心智障碍人士就业,但是成功率并不高。总结这些年的经验,慧灵自己开办了麦子烘焙,作为社会企业帮助心智障碍人士就业,探索究竟用怎样的方式,可以帮助他们更好地进入到工作岗位。

image.png

麦子烘焙逐渐摸索出了一套流程。“有新学员加入,我们先做职业适应能力评估,包括工作态度、工作行为、人际关系、交通能力等方面。然后,再根据评估结果和学员自己的意愿,帮他匹配适合的岗位。”卢卫霞介绍道。

 
这项评估只需要大概半天的时间,但之后还需要学员到工作场景里,做工作支持度的评估,这就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


“通过工作支持度评估,我们才能了解到学员的障碍具体体现在哪里,他没有障碍的又是哪些方面。然后把岗位拆分到他可以完成的部分,把他放到合适的岗位去。”


麦子烘焙的工作,包括配料、搅拌、造型、烘烤、包装、送货等流程。有的岗位需要对数字敏感,不需要精细的手部动作,比如配料;有的岗位,对数字认知要求不高,但要动作精细,比如造型;有的学员动作和专注度都欠缺,但比较外向好动,就可以试试送货的岗位。


针对每一个学员,机构都会制定个别化支持计划。用专业的工具引导、支持他们实现自己的目标和愿望,引导他们在工作时尽量达到健全人的工作水平。“当他没有障碍的那部分能力发挥出来的时候,有时候我们发现他会表现得比健全人还更强一点。”


“开开刚开始的评估结果,是不符合麦子烘焙基本入职要求的。”卢卫霞说,“因为我们最基本的要求就是情绪稳定、有自主交通的能力。” 


但麦子烘焙这些年做过很多其他类型心智障碍人士就业服务,相信能帮助他在就业过程中调整自己、获得进步。


图片

他们需要一个融合的、正常化的环境


开开刚入职时,的确如预料的一样,有情绪问题。老师纠正他的错误时,他会理解为在批评他,情绪上来时会拿门出气。


卢卫霞说:“当时也担心他能不能继续在麦子工作。我们很快找了家长一起探讨方法。”开开被安排在一个健全的面包师旁边,看到别人怎样做,同时老师纠正他,他就会改过来。这样一个融合的工作环境,比口头上纠正他,效果更好。


还有一次开开因为老师纠正他发脾气,在面包生产车间大吼,把另一个学员吓哭了。卢卫霞看到了开开因为同事哭而受到的触动,发现“他能意识到这样的行为对旁边的人产生的影响。”


这次事情发生后,卢卫霞和开开说要跟同事道歉,看同事能不能原谅。“结果同事说不原谅他,他太凶了。我又跟他讲,你试试给同事买瓶饮料送过去,看他能不能原谅你。同事很喜欢喝饮料的。后来我们发现开开对钱还是有认知的,当他知道他要花钱去买一个原谅的时候,他下次就不敢那么轻易发脾气了。”

image.png

卢卫霞发现,一个融合的、正常化的环境,可以让孤独症孩子接触以前大多只在口头听过的事情,真实场景更容易让他们理解事物。


几个月过去,开开已经不会乱发脾气,有情绪的时候,最多就是喊一声“我不跟你玩了”。卢卫霞很期待,开开以后有不开心的时候,可以表达出来,或者用更好的方式开解自己。“那我们的工作就太有意义了!”


图片

“教心青年也没有什么难的”


何敏发是麦子烘焙生产部的主管,平常大家叫他发哥。发哥也在关注开开的变化。他说,刚来的学员都是从比较简单的打扫卫生开始做起,然后再学习揉面团、配料等难度高的步骤。开开目前主要负责的是清理烤盘、水池,做完卫生会来学习搓面团。


发哥说,教心青年也没有什么难的,“这个行业都是熟能生巧,只是一件事情他们会学得久一点。”

image.png

在麦子烘焙,除了孤独症学员,也有学员有其他障碍。其中有一位被误认为是心智障碍者的学员,麦子烘焙的老师发现,他其实是听障者,只是因为小时候受听障影响,没有得到很好的教育和支持,导致他在很多方面比同龄人落后。来到麦子烘焙后,在老师一对一地引导下,他很快就进步飞速,工作做得非常好。


其实还有很多障碍可能是社会造成的,因为自己的天生特殊,因为没有办法取得所需要的资源,而导致他们落后于其他人。


因为社交障碍,心青年在求职时很难通过语言表达自己的长处,他们需要在实际做的过程中来展示。这是在一般招聘过程中没有的。招聘方只是在面试过程中看到了他们有障碍的一面,无法发现他们没有障碍的那些能力。


麦子烘焙探索的支持性就业,会把心青年先放到工作环境中,发现长处,然后做岗位拆分、调整,匹配到他们适合的岗位。这部分前期的额外工作,是企业很难去主动负担的。卢卫霞觉得:“如果能够有专业的就业辅导员介入是最好的。我们没有办法要求一个企业招聘者知道很多社工常识、评估工具。如果有一个就业辅导员能介入初期匹配工作、上岗适应的这部分,就业成功的几率会高很多。”

广东省慧灵智障人士扶助基金会,是壹基金海洋天堂计划多年公益合作伙伴。壹基金与慧灵以及更多伙伴一起携手,支持孤独症人士及家庭,帮助他们享有有尊严、无障碍、有品质的社会生活。


2022年4月2日世界孤独症关注日,壹基金海洋天堂计划连续第11年发起“壹基金蓝色行动——关注孤独症群体大型倡导活动”,希望每一个有爱的你,与孤独症人士和家长们一起,愉快地感受这个春天。

imag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