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从歌舞升平中回过头,关注一个女人的苦难

发布时间:2022-02-10    浏览量:635

近日,“丰县八孩铁链女事件” 刷新了人们对“悲惨世界”的认知。并每天以20亿的关注度,几十万的发帖热度持续发酵,热度甚至盖过“女足夺冠”。数据背后是一颗颗关切而不放弃的心。


一边是铿锵玫瑰在远低于男足待遇的条件下不懈的顽强拼搏,击败韩国队,站上了冠军舞台。一边是本该拥有幸福人生的姑娘被铁链圈禁在徐州农村,沦为不知多少人发泄兽欲的工具和生育的机器。


舆论场也一半在为春节、冬奥与女足热烈欢呼,一半为丰县被囚女子事件而陷入绝望。

image.png

虽然割裂得仿佛两个世界,但,仍庆幸有这样的割裂存在,个人苦痛不能被宏大叙事所淹没,总要有人从歌舞升平中回过头来,关注一个女人的苦难,记住一个女人的苦难,因为我们同样是人。


大家感到内心深深的无力,恐惧,愤怒,悲凉。都2022年了,一直以为自己身处文明社会,可是居然还有如此连一丝文明都普照不到的地方。

image.png

相信不少人会带入的去想,如果自己遭遇了徐州丰县八子母亲这样的事,该指望谁能救自己?相关部门?还是指望960万平方公里淹没在14亿人口中,已经熬白了头发流干了眼泪的家人?


还是会像电影《盲山》里的大学生白雪梅一样,杀死毁自己人生与希望的人贩子和卖家?又或无法反抗,静悄悄的被锁在国家的某片角落。


我理解公众对这起事件处理的不满和愤怒,因为公众心中的几个关键“疑点”,譬如,究竟是走失还是其将女子卖了?这可能决定桑某某和董某民是否涉及拐卖妇女和收买被拐妇女的刑事责任问题。该女士与疑似多年前失踪的女孩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等等,一直没有得到更权威的直接回应。


以及公报称女子精神状态趋于稳定是指什么?不论是否患有精神病,用铁链锁住的行为,都属于非法拘禁。


生育八胎违反当地生育政策规定,超生孩子的户口等相关问题以及补贴是如何领取的,相关人员也难辞其咎……


还有就是当地遮遮掩掩,挤牙膏式的通报,无异于给境外势力“递刀子”。


其实,大家心里很清楚,即使这起事件的真相能被还原,该女子后面的命运也将很难有所彻底改变,甚至说,该女子以后的出路在哪里,估计也很少有人能说清楚。


但是,这一切,都不影响公众需要了解事情真相的权利。公众的疑虑,有理由得到来自更权威的官方解答。


对于此事件,另人不解的是看到很网友说这是历史的问题,毕竟徐州丰县事件里的女性还是个活生生的人啊。八九十年代这样,可现在是2022年了,还能有女性在妇联和当地政府知道的情况下被锁在屋子里不停生育,可见当今基层仍有力量和国家机器博弈,某种“陋俗”和“恶德”仍旧大行其道。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在冬奥狂欢的夹缝中,让我们一起多关注那个女人。虽然网络声讨不见得是合理的解决问题的方式,但网民的力量确实推动了整个事件的发展。


相信真相离我们不远了,只有采取实事求是的态度,不回避不遮掩,才能真正打消人们的疑问,让这件事情得到合理妥善解决。


虽说官方的通报还有不尽满意的地方,但是我们很开心的看到,该事件有受到官方明显的重视。


(1)公安机关已对董某民是否涉嫌违法犯罪开展调查,有关情况将适时公布。


(2)纪检监察机关正在对此事中涉嫌失管失察失职渎职等问题的有关人员进行调查。


根据第二次全国抽样调查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智力残疾人554万,加上多重残疾人里的430万,将近一千万,涉及的家庭人口也有三千万。我们的心智障碍者是容易遭受侵害的群体,各种新闻也屡见不鲜。


通过此事件,我们发现,即使在今天,我们的国家仍有文明之光照不到的地方。无论是相关的影视作品或过往的新闻事件中,我们常能看到这样的现象,被拐卖的女性想要逃离,非但没人帮助,甚至还会遭到村民阻挠。


在那里,主流和非主流的道德规则并行,村有村“法”,民有民“规”,依然有人处于主流道德和价值观的真空层。希望我们国家在扶贫过程中,能够经济扶贫和精神扶贫并用让普世法律精神扫除带有恶的糟粕的规则和道德观念。


也希望这个事件,能够推动中国立法的前进,加强对残障人士的保护力度,对拐卖妇女儿童施以重罪。